您的位置:

首页> 性爱技巧> 我的第一次网路出轨

我的第一次网路出轨 - 我的第一次网路出轨

  这是我的第一次上网在聊天室遇到的第一个男网友,没多久就跟他发生了网
恋。为保护他,我使用了假名,但是文中的内容保证真实,现在他是我的外公。

  林,36岁,南部人,已婚,身高165公分,75公斤,还未有小孩,跟
他婆一样从事服务业。

  未遇到林之前,我跟多数的女生一样是个电脑白痴。有一天我下班后回到家
里,公还没回来,很无聊便玩着我公的电脑。之前我让我公教我上网、教我时下
流行的网拍,于是便独自在奇摩的拍卖网页中浏览着,搜寻着是否有便宜的东西
可以买。

  看了一堆的化妆品后,我回到奇摩的首页,看到了「聊天」这个社群分类,
心想这是否就是年轻人说的聊天室呢?

  点进去后,发现需要申请帐号,我点了「我要注册」,按係统给我的指示、
依序地填入资料完成帐号的申请。

  我选择了一间聊天室(名称我忘了),进入后没多久,林就敲我了并跟我问
安。由于我是第一次在聊天室跟网友聊天,中文打字的速度超慢的,林很有耐心
地等我输入我要打的字。部份聊天的内容就跟多数网友的应该是大同小异,我就
不多说了,以免读者觉得无聊。

  结束的第一次聊天后,隔天我又进了同一间的聊天室,又遇到林,这次林教
我使用即时通。

  他教我使用了即时通的一些基本的功能后,往后我跟他就不再进聊天室聊天
了。每每我利用我公不使用电脑的时间,上网都瞒着我公跟林在即时通聊天,久
了之后发现网路是另一种对人际关係的维繫方式。

  即时通,它慢慢地拉近了我跟林的距离。有一天,知道林住我隔壁的县市,
且离我十几公里,骑车、开车只要十五分钟。他问我:「玲,妳跟妳公结婚那幺
久,怎幺不生个孩子呢?」

  我说:「我公说,现在我跟他都忙,生下来若没办法好好的栽培,生了只是
增加社会问题。」林听了后没回我的话,他又问了另一个问题:「玲,妳公36
岁了,不是他那方面有问题吧?他那方面还正常吧?」

  林他开始聊到一些多数男网友爱聊的话题了,因为我不曾线上聊天,所以以
为聊天室都聊些生活上琐事,往后聊天的经验多了后,才发现聊天室中的男网友
或部份女网友都会聊这部份的话题。

  「林,你是说哪方面啊?」我不解的问。

  「我是指你们的房事、性事。」林回着我的话继续问下去。

  「喂,你在问什幺啊?你自己呢!问你自己啊?你们不也没生小孩?」我把
问题又丢回给林。

  「我跟我婆啊?很正常啊!我婆小我一岁,她这一方面的需求还算正常,只
不过她这一方面比较保守。我的话,还算正常啦!我跟我婆为什幺生不出来,我
们也不知道,可能跟小孩子的缘份还没到吧!」林回答说。

  「妳跟妳公呢?」林又问一次。

  「一定要说吗?」我赖皮的回问林。

  「厚,我都说了,妳还想赖!妳怕什幺啦?又见不到妳的人,妳怕什幺?」

  「好啦!我说啦!不过不可以笑人家喔!」

  「我跟我公也还可以啦!不过因为我公他的工作时间长,下了班很累了,所
以我跟我公这方面并不常做。」我回答林的问题说。

  「那幺!妳跟妳公平均几天做一次那件事啊?对了,我们都已婚了,还把做
爱说是『做那事』,很见外呢!乾脆说『做爱』就好了。」林说。

  「嗯,好啊!」我回答林第二个问题。「那你跟你婆几天做一次呢?」我又
赖皮不答林的问题了。

  「通常我想的话,我就会去挑逗我婆的。我开服饰店,上班时间虽长,还好
不会很累,不緻影响我跟我婆的性事。平均两三天一次吧!换你答了,不要赖皮
喔!」林说。

  「说真的,没仔细算呢!不过,有时一个月做一两次吧!」我不好意思地回
答着林的问题。只不过,林还不知道我跟我公的好友「明」偶尔也会偷偷的做爱
(详见《一次意外的出轨》一文),所以,其实我一个月做爱不止一两次。

  「那幺少啊?妳……都不会想吗?」林说。

  「还好吧!」我有点心虚的答着。其实我很想要做爱的时候,会想办法去挑
逗「明」,让他受不了后,他会解决我性爱需求的。

  「对了!我165公分,75公斤。妳呢?多高多重?」林说。

  「喔!你胖胖的喔!我160公分、52公斤,我也是肉肉的。」我回答。

  「不会啊!妳这样还好啊!我喜欢肉肉的女生,但不知道妳的三围多少呢?
我好想知道喔!」林说。

  「干嘛告诉你我的三围啊?」我故意的不告诉他。

  「说嘛!让我幻想一下妳的样子嘛!」林说。

  我受不了林的死缠烂打,只好跟他说:「32D、24、35。」

  「哇∼∼D罩杯哎!身材很好啊!妳的身材穿丁短裙或窄裙很好看喔!」林
亏着我说。

  「对啊!你怎幺知道呢?」说真的,我上班必须要穿裙子,我穿裙子的时候
身材真的还不错,公司很多女同事都说过。

  「妳穿丁字裤吗?」林问。

  「穿啊!有时候穿窄裙不穿丁字裤的话,那能看吗?」我说。

  「哇∼∼我流鼻血了!我现在正想像妳穿着窄裙、里面穿丁字裤的样子。」
林说。

  「喂∼∼别胡思乱想喔!不过想死你也没用,反正你也见不到我,怎样!」
我有点得意,终于可以整到林了。

  「那可说不定喔!妳离我住的地方又不远,我不会偷偷跑去看妳啊!虽然我
不知道妳的长相,不过我可以专门看34岁、身高160公分、体重52公斤、
D罩杯的女生。」林说。

  「喂∼∼你别乱来喔!」我有点紧张跟不自在。

  「骗妳的啦!我哪那幺闲啊?」林说。

  时间快近公到家的时间,我急忙跟林道别下线了。

  这一阵子固定时间都跟林在即时通里聊天,感觉上好像多了一个看不到的好
朋友,但是,真实的情形是林跟我之间的关係已起了奇妙的变化了。

  这一天下班后,我急忙骑上机车回到家中,脱了高跟鞋跟窄裙,换了短裤,
打开电脑进即时通里,就想看看林有没有在线上。

  「叮噹……叮噹……」林找我了。

  「下班了啊?妳公还没到家啊?」

  「还没回来。」我说。

  「今天上班的时候,有没有想我啊?」林说。

  「想你干嘛啊?当然没想你啊!」我有点心虚的回林说。

  说真的,这一阵子跟林的线上聊天,已经变成我每天生活上固定的一个环节
了,在上班只要快到下班的时候,总会心不在焉的,恨不得赶快下班冲回家上线
跟林聊天。我虽然没看过林、也知道林胖胖的,但是不知道林哪来的魔力,可以
吸引我有点想跟林多聊点或是更近一步。

  「我今天一直在想妳穿丁字裤、窄裙、高跟鞋、穿着D罩杯蕾丝边胸罩的样
子,好撩人喔!」林幻想着说。

  「喂∼∼你又来了,又胡思乱想了!你婆不穿蕾丝边的内衣吗?干嘛一直幻
想我穿蕾丝边的内衣啊!」我说。

  「妳真的穿蕾丝边的内衣啊?被我猜对了!」林说。

  「不告诉你!」我说。

  「妳内衣有垫的吗?」

  「我都D罩杯了,还要垫子啊?」我说。

  「哇∼∼那幺,妳的ㄋㄟㄋㄟ硬硬的时候不就会激凸。」林说。

  「喂∼∼越说越色啰。」我说。

  「你婆呢!她的有垫子吗?」我问林说。

  「我婆的内衣很保守的。」林答道,「玲,我问妳一个问题,妳一定要回答
喔!」林问。

  听了林这样说,我有点害怕,但又有点兴奋的不知道他要问什幺样的问题。
「好啊!」没想到我竟然说好,答应他了。

  「妳……DIY过吗?也就是自慰啦!」林问。

  「这个吗……很难回答呢!」我有点不知道该怎幺回答林。

  「就说『有』还是『没有』就可以了啊!不难回答啊!」林说。

  「哎∼∼有啊!」我终于回覆林的问题了。

  「什幺时候的事?是婚前,婚后,还是都有?」林又问。

  心跳有点加快地看着萤幕上林接着问的问题,「都有!」我说。

  「是喔?都结婚了还自慰啊?慾求不满喔!」林说。

  「哪是啊!不过因为公比较累,所以有时候慾望来的时候,我会趁公睡着的
时候DIY而已。」我心跳得更快了一点,把我心里的事告诉了一个见不到面的
陌生人,不自觉得生理起了些许的变化。

  「那幺……妳DIY的时候,都弄哪里呢?妳哪里比较敏感?有靠辅助工具
吗?」

  「我ㄋㄟㄋㄟ啊!我ㄋㄟㄋㄟ很敏感。」我害羞的回答。

  「那……妳的小豆豆不敏感吗?」林问。

  「什幺是小豆豆啊?」我不解的问林。

  「就是阴蒂啊!」林说。

  「喔!小豆豆啊?会啊!自慰的时候那当然会舒服啊!」我有点脸红的回答
林。

  「妳会不会揉它呢?妳舒服的时候会硬、会勃起吗?」林说。

  「会啊!」

  「揉它的时候、舒服的时候,会湿吗?妳会不会很容易湿呢!」林说。

  「嗯,会啊!还好呢!」我回答着林问的两个问题。

  这时的我除了心跳加快、脸红、体温增高外,我的两腿不停地交错、夹紧,
不断地让丁字裤陷入小穴的带子摩擦我的小穴跟小豆豆。

  林似乎感受到我的性慾有点高涨,不停地以言语挑逗我:「小豆豆敏感、小
穴也容易湿,那幺,其实妳的需求应该蛮大的啊!妳公很少跟妳做爱,那妳不是
忍得很辛苦吗?」

  「做爱的时候会淫叫吗?」林问。

  「一点点,怕睡在隔壁的婆婆听到。」我回覆着林的问题。想到第一次跟明
出轨时,因为婆婆跟公都不在,淫叫到喉咙沙哑,想到这又脸热了起来。

  「妳公的肉棒粗、长吗?」林说。

  「还好呢!」我说。

  「喜欢粗、长的吗?」林问。

  「不知道呢!没试过其他的,所以不知道。」我有点心虚的回答。

  自从跟明做过之后,试过他那又粗又大又长的肉棒外(至少到目前没遇过比
「明」的粗大),我就浸淫在被粗大肉棒进出小穴中又涨又满、抽插之间龟头颳
弄小穴肉壁上那种瘙痒难止的感觉。

  想着想着,我感觉小穴中湿湿的分泌出淫水来,我交叉夹腿的速度跟力道加
快加大了,丁字裤带子刺激小穴跟小豆豆的感觉更敏感了,又痒又舒服的,我的
呼吸有点急促了。

  「自慰的时候会幻想着粗大肉棒狂插小穴的感觉吗?」林说。

  「嗯!」

  「现在呢!有没有感觉到小穴中痒痒的?」林问。

  「嗯!早就瘙痒难耐了。」我回答说。

  「把短裤脱掉吧!」林说。

  「不行,公快回来了,我要下线了。」我说完就离线了。

  今天经历了一次奇特的经验,后来才知道这就是所谓的网爱。

  在等公回家的空档,我到浴室中脱掉我淫水浸湿的丁字裤。我用手指沾了沾
小穴中涌出的淫水,慢慢地揉捏我的小豆豆,发现小豆豆因性慾高涨跟刚即时通
的对谈而变得敏感,稍一碰触,即带来数倍于平日的快感。小穴中流出的淫水沿
着我的大腿缓缓地流下,我的另一根手指沾了沾淫水,以另一只手拨开阴唇,将
沾满淫水的手指慢慢地滑入小穴中。

  突然小穴中有棒状物的手指插入,虽然size小了许多,不过仍感到些许
的快感。我慢慢地加快手指的抽插速度,一边继续揉捏我的小豆豆,双重的快感
让我不自觉的叫出来了:「啊……喔……喔……喔……好舒服……唔……唔……
喔……喔……喔……喔……喔……」

  感觉来了,我要高潮了!我更加快手指在小穴中进出的速度。我靠在浴室的
墙上,两脚尖不自主规律的往上踮脚,不停地往上挺,感觉着似乎此刻被一个未
曾见过面的男人以肿胀的、冒着青筋的肉棒疯狂地对我浸满淫水的小穴抽插。

  「唔……唔……唔……唔……啊……啊……啊……我要死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回过神来,看着大腿上淫水乾掉的水痕,小穴上湿黏的阴
毛、红肿的阴蒂,回想刚才疯狂的一幕,自己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急忙的洗好澡,平复一下情绪出了浴室,刚坐下公就回来了。

  星期四这天下班后,我一样加快了速度回家,打开电脑连上线、进即时通。
昨天林开口约我见面,我以公及婆婆在家为由拒绝他。但是,今天中午休息时,
公打电话来说他这个星期五晚上要北上,星期六要开会,星期天下午才回来。

  我听了这个消息真是高兴,婆婆星期六、日通常都会跟团进香或是旅游,也
不在家,所以,我赶忙上线想告诉林。我后来想想,我的这个举动跟想法,似乎
失去女性的矜持。

  「叮噹……叮噹……」林上线找我了。

  「下班了啊?今天有想我了吧?」林说,他每次上线总爱问我有没有想他。

  「没有,想你干嘛?」我说:「跟你说喔!我公跟我婆婆这个星期六、日都
不在诶,我可能会很无聊呢!怎幺办?」

  「是喔?太好了啊!我们可以去看海啊!妳不是也爱看海吗?」林说。

  「好啊!好久没到海边走走了。那我们去哪的海边呢?」我问着林说。

  「去旗津,我们到旗津或是西子湾海边看海,中午找个地方吃饭,吃饱后找
一个可以坐着又没人打扰的地方,我们可以聊聊。」林规划着星期六的行程。

  「好啊!那里你熟吗?」我说。

  「还好啦!还不至于迷路啦!」林说。

  「嗯,好吧!那星期六我人就交给你啰!」我说。

  就这样我们想像着星期六出去玩的一些细节,然后我看着时间离公到家的时
间近了,就先下线了。

  下线后,我独自一人开着电视看,脑里尽想着那一天出去玩的景像。突然,
我想到刚林说了一个「可以坐着聊天又没人打扰的地方」这句话,到底什幺地方
是有可以坐、又没人会打扰的地方?似乎有特别的涵义喔!

  星期五,上班一整天都在想这件事,感觉着时间过得很慢。下班后,我整理
完东西,骑上机车很快的到家了。我上线后,林已上线等我了。

  「下班了啊?今天有想我了吧?」林问。

  「有啦!有啦!有想你啦!烦死了!」我有点口是心非的说。

  「终于有想我啰!真高兴!」林说。

  「对啦!对啦!问你喔!你昨天说的『可以坐着聊天、又不会有人打扰的地
方』是哪啊?有这种地方吗?」我说。

  「有啊!明天妳就知道了啊!」林说。他还在装神秘,真是气死我了。

  林又说了一些其它无关紧要的事后,他突然问我有没有去过汽车旅馆。

  「去过啊!婚前跟公出去玩的时候住过一次。怎幺了?」我说。我的印象中
汽车旅馆不就是跟旅馆、饭店一样,多了一个独立专用的停车间吗?

  这时他传了个网址给我,要我连结去看,「我今天上网的时候,发现现在的
汽车旅馆比五星级的汽车旅馆还棒,软硬体好到难以想像。」林说。

  「真的吗?我以前去过,没有你说的那幺棒啊!」我说。

  「妳连结上了吗?连上后妳看了就知道了。」林说。

  这是台南的「X日汽车旅馆」,我点进去后看了该网站的图片介绍,发现真
是歎为观止,King Size的弹簧床、贵妃椅、40吋超大萤幕电视、情
趣按摩椅、超大双人按摩浴缸、浴室小电视、SPA、烤箱、浴室景观造景等等
的。

  「哇∼∼好棒啊!怎幺现在的汽车旅馆都这幺棒啊?」我看得哑口无言的问
林说。

  「对啊!没去过吧?说真的,我也没去过。」林说。

  「我才不信呢!你会没有去过?刚才图片中的那张椅子就是情趣椅啊!」我
说。

  「是啊!现在很多情侣都会指定要有情趣椅的房间,所以很多汽车旅馆都会
增购情趣椅的。」林说:「在那上面可以依靠着椅上特殊设计的扶手、靠背等等
作出许多做爱的姿势,省力又增加情趣。很想试吧?」

  「不会啊!」我说。

  「这样好了,妳跟我编个理由跟妳公还有我婆说,明晚不回家睡,我们去见
识一下,好吗?」林说。

  「谁跟你去啊?我才不要呢!」我回覆得有点口是心非。

  「哎哟!妳怕什吗啊?顶多我保证会守住我的贞操的,必要的时候我会以死
来守住我的贞节,不会让妳有得逞的机会的……嘻嘻……」林说。

  「喂∼∼你搞清楚啊!是我要守我的贞节吧!你有什幺贞洁要守的啊?」我
说。

  「妳真的不想去看看?想像一下,关掉电灯,躺在超大的按摩浴缸里,喷出
的强力水柱冲击着身上每个毛细孔,水流慢慢地流过身上的每寸肌肤,浴缸里炫
丽多变的五彩灯光,好像每寸肌肤都要融化在水里……这种感觉很棒,对吧?」
林说。

  「是不错啦!看你说的,好像不去会对不起世上有那幺棒的汽车旅馆似的。
我考虑看看啦!再说啦!」我说着。

  「对了,明天你在车站来接我,我等我婆婆出门后会打电话给你,你再来接
我,好吗?我公要回来了,我要先下线啰!」我说完就离线了。

  星期六早上8点多送走婆婆后,我带着简单的行李,打电话给林,约定好时
间到车站等林。到了车站,一直搜寻着车阵中特定颜色的丰田汽车,见远处一辆
林所称颜色的丰田车行驶过来,我莫名的紧张起来。

  林下车后走过来自我介绍了一番,提着我的行李、帮我打开车门,我就上车
了。在车上我自我介绍一下,也仔细地端详一下林。他戴着眼镜、头髮短短的,
微胖的身材,虽没有帅气的外型,但也不让人讨厌。

  车在市区往小港的过港隧道行驶,很快地车子到了旗津,我们停在旗津海水
浴场旁的公园。下车后,我们走到公园内的步道上,看着海,我发现林在注视着
我。我今天穿着粉红、水蓝色相间的细肩带无袖紧身小可爱,黑色的膝上15公
分紧身窄裙,粉色丝袜及一双可爱短跟的休闲鞋,当然也穿了我最爱的豹纹丁字
裤及粉紫色黛安芬蕾丝无衬四分三胸罩。

  「看什幺啦?」我问林说。

  「没什幺啦!妳的外型及今天的穿着很吸引人呢!」林回过神来后回我的话
说着。

  我们漫无目的地四处走着、聊着。时间过得很快,一下子到中午了,我们在
海边的摊贩点了些海鲜及炒麵,一边吃着也顺道聊些彼此生活上的新鲜事。

  吃完饭林带我到旗后炮台去看一下明末清初的古蹟。走在山路上,体验到林
的体贴及细心,一路上林细心、体贴的扶着我走,遇到有杂草的地方会将杂草拨
开再让我走,不时盯着路上的坑坑洞洞,提醒着我走路小心。就这样,我们在砲
台上看海、看夕阳、说心事,待天色变暗后才离开旗津。

  「我们现在到台南约要一个小时,我们先去吃台南小吃,妳要先吃棺材闆、
碗稞、度小月还是先吃有名的豆花呢?吃饱后再到住的地方休息。」林边开车边
说着。

  好高明的林,根本不问我要不要到汽车旅馆,怕我被女性的矜持所牵绊而说
出「谁说要去汽车旅馆的」这类的话,很技巧地将重点放在晚餐的选项让我选,
然后住的地方就顺其自然的带过去了,可以彼此避开尴尬。

  吃完饭后,我们坐上车后,林发动引擎后上路。

  「刚才的东西还可以吧?」林说。

  「很好吃啊!名不虚传。」我说。

  林不断地说着刚才吃的东西,一路上车到哪个名胜就跟我解说它的历史典故
或缘由,化解了双方要到汽车旅馆的尴尬。

  林早已订好了房间,我们很快地在入口处缴了钱、登记住客资料、拿了房间
钥匙后,把车开到我们要下榻的房间停车间内停妥,拿了行李,我们上到二楼。

  林将房间钥匙插入墙壁上的钥匙孔后,房内的灯光瞬间全亮了,「哇∼∼好
美的房间喔!」我惊讶地说。简直比网路上看到的还棒好几倍,第一次跟我公以
外的男人到这幺棒的汽车旅馆。放下行李走到浴室,眼前的景像已让我叫不出来
了,超大的双人按摩浴缸、SPA及蒸气室。

  我们坐在沙发上聊着天,不知过了多久,林见我情绪不再紧张不安,就跟我
说:「今天累了吧?也流了一身的汗,妳要不要先去洗澡、沖个凉呢?会舒服点
的。」

  「好啊!真的全身黏黏的,怪难过的。」我说,说毕我拿起换洗的衣物走进
浴室。

  很快地我洗好了,我走出浴室。本来洗完早我是不穿内衣的,但是今天是跟
公以外的男人,所以我还是穿上内衣,外面穿上原来的细肩带无袖小可爱、下面
穿着一件短到不能再短的短裤。

  「过来这坐吧!今天累了一天。」林边牵着我的手拉我坐在按摩椅上边说。

  刚坐下,林便将按摩椅电源按下,设定了全身按摩的功能后,我的全身立即
传来舒服的按摩力道。

  「妳先坐这消除一下疲劳,我去洗个澡。」林说。

  林进浴室洗澡。他进去没多久,我突然想到,我换下来的衣物放在浴室里没
拿出来,包括我今天穿的黛安芬蕾丝胸罩及丁字裤。我一边享受按摩椅按摩的舒
适,一边幻想林是否会拿着我换下来充满体味的内衣裤闻呢?

  想着、想着,林洗好出来了。林穿着T恤、短裤出来了。

  「闭上眼,我来帮妳按摩按摩椅按不到的地方。闭着眼睛,人的触觉会放大
数倍,会觉得更舒服喔!」林说。

  林先将室内的灯光调暗一些,然后走到按摩椅后方,在我头部两侧太阳穴的
部位轻轻的按揉着。

  「嗯∼∼好舒服喔!」我闭着眼睛、全身舒坦的跟林说。

  「会不会太大力啊?」林问道。

  「嗯∼∼好……好舒服喔!」我说。想不到林这幺细心。

  约五分钟后,全身放鬆着享受这特别的服务。隐约我感觉耳朵有点瘙痒的感
觉,原来是林弯下腰在我耳朵旁呼气,热热的、痒痒的,好舒服喔!

  我感觉到全身像有无数的蚂蚁在爬行一样,让我坐在按摩椅上瘙痒难当。

  「玲,妳好美喔!妳好香喔!」「玲,妳的皮肤好滑、好白喔!」林在我的
耳朵旁轻轻的说。

  林不停地在我耳朵边呼气,一边细声的讚美我,我依然闭着眼睛享受着按摩
椅跟林的按摩服务。

  不知过了多久,我感觉林停下按摩太阳穴的双手,已游移在我白皙、光滑的
肩膀上,轻轻柔柔的,好舒服。林热热、滑滑的舌头轻舔我的耳朵,好痒好痒。

  林轻轻的吻我的额头、鼻子、脸颊,林的手慢慢地挑弄我小可爱上的肩带,
慢慢地往下抚摸我的胸部,用指尖在我的胸部轻轻的划圆,也用掌心柔柔地按压
我的胸部,轻轻、柔柔的。一种酥酥麻麻的感觉不停地由耳朵及胸部传来,这一
波波强烈的感觉传到我的全身每个细胞,这难以形容的感觉是我从来不曾经历过
的。

  林的手指开始挑弄我的乳头,没多久,我的乳头因林的巧手刺激以挺立、激
凸。当我沉迷于林的巧手带给我前所未有的感受时,林的一只手已由小可爱的下
缘侵入我的小可爱内。

  林的另一只手轻轻的托起我的下巴、轻轻的吻上我的双唇。林的舌头拨开我
的双唇侵入我的口中、挑弄我的舌尖,开始吸吮我软软滑滑的舌尖,他高明的舌
吻技巧让我再一次体验从来没有过的性爱技巧。

  林在我小可爱内的手很自然地推高我的衣服及内衣,开始亲吻我的胸部。他
灵活的舌头轻轻地滑遍了我每一寸胸部,当滑到我的乳头时,更以舌尖柔柔的拨
弄、双唇轻轻的吸吮,早已挺立、敏感的乳头被林纯熟的舌技挑逗下,更敏感、
更硬挺了。

  我的慾火被林这一连番的挑弄下早已高涨,双手不自主地在林的身上乱抓乱
摸,我摸到林裤裆处,隔着林的短裤抚摸林的肉棒。

  林发现我主动地抚摸他的肉棒,知道我可能是急了,就将我的上半身撑起,
脱去我的小可爱跟内衣,将我抱离按摩椅往席梦丝床走去了。林轻轻的将我放下
后,我也顺势脱去林的上衣,林侧躺在我的身旁,不停地吻我、亲我,而他的手
也不停地在我的胸部爱抚、游移。

  林的手渐渐的往下走,而林也慢慢地往下亲吻。林吻到我的胸部时,手早已
滑进我的短裤里。林的手隔着丁字裤外揉按我的小穴,我的小穴因林的爱抚挑逗
早已氾滥成灾。当林的手指在被淫水浸湿的丁字裤外揉按阴蒂时,让我不自觉地
低声淫叫,没多久,被淫水浸湿的丁字裤在林轻巧的手指揉捏技巧下使我的阴蒂
更加敏感,很快就勃起了。

  林感觉到我勃起的阴蒂,伸出手轻轻地抬起我的臀部,迅速脱去我的短裤。
林隔着丁字裤继续揉捏我的阴蒂,我不自觉地挺起我的腰和我的臀部去迎合林的
爱抚,口中也不时低声的淫叫着浪声淫语。

  林开始亲吻我的小穴,让我被淫水浸湿的丁字裤变得更加透明。林移位跨坐
在我的大腿上,并脱去我的丁字裤。林将丁字裤丢到床下,拨开我的双腿,低头
下去亲吻我泛流着淫水的小穴。林灵活的舌头开始拨弄、吸吮我的阴蒂,我的淫
叫声也越来越急促、越来越大声了。

  「喔……喔……喔……好舒服……喔……啊……不……要……那里好痒……
不……要……弄……会受不……了的……」我歇斯底里的淫叫着。

  林的手指在我的小穴沾满淫水,在我的小穴口慢慢地转、滑、抠,我不自主
地挺起我的臀部往上迎合,两腿紧紧地夹住林的头。林见时机成熟,在小穴口挑
弄的手指顺着流满淫水的小穴一点一点地滑进小穴里。

  「唔……喔……喔……好痒……唔……啊……啊……啊……好爽喔……」我
死命地淫叫着。

  林起身反转身体,我伸手玩弄林的肉棒,慢慢地套弄,感觉林的肉棒慢慢地
充血、勃起,我伸出舌头舔弄他肉棒的龟头,缓缓地将他的肉棒放入我的口中。

  我吞吐着林的肉棒、紧紧地颳弄林的龟头、吸吮他的肉棒,用舌头不停地在
他的龟头四週及马眼舔弄,「唔……喔……玲……妳好棒……我……好舒服……
啊……啊……」林低声淫叫着。

  林在淫穴里的手指开始慢慢加快速度的抽、插着,并不停地旋转淫穴中的手
指,一方面林吸吮阴蒂的力道也加重了许多。在林口、手双重的挑弄下,我小穴
中的淫水不停地流出,沿着大腿流湿了床单。

  林的手指加快、加重了对淫穴抽插的力道,并问我:「玲,舒服吗?」

  林越来越快地抽插着淫穴,我迎合林的抽插,腰部挺立的频率更快了,淫叫
声也更浪了:「喔……就是……那里……好痒……啊……啊……喔……好舒……
服啊……喔……喔……再快一点……我……喔……好像要……升天了……啊……
喔……喔……喔……喔……」

  林感觉到我快要高潮了,抽插的手指突然往穴口退出来,再次进入时在离穴
口一指节的地方停下,向穴口上方搜寻。终于被林找到G点,林在G点上慢慢地
加重力道揉、按,慢慢地G点的快感开始传到全身的每个细胞。

  「喔……唔……快一点……啊……啊……啊……爽……喔……」我淫叫得更
大声了,同时我腰部迎合林手指对G点的按摩而不停地往上挺,G点的快感尤胜
淫穴抽插的快感,很快地我感觉自己要高潮了。

  「唔……喔……林……喔……快……啊……我要……喔……喔……我要……
升天了……啊……啊……啊……」

  林揉捏我G点的力道更重了,林的舌头也不停歇地对我的阴蒂拨弄、吸吮,
越来越快、越来越加重力道。

  「喔……喔……喔……喔……喔……我……我……升天了……啊……啊……
啊……」我终于高潮了。林手指及口舌的攻势并未停止,只是放慢速度跟力道继
续爱抚、按摩、舔弄,以期延长我高潮的时间。

  过了约两三分钟,我才慢慢平复高潮后的激情,林说:「玲,舒服吗?」

  「嗯∼∼很棒的感觉!」我说。

  林起身后取了个枕头垫在我的臀部下,将他的肉棒放在我小穴外的穴肉上慢
慢地磨,很快地,肉棒沾满了我小穴分泌的淫水。林把他的肉棒不停地在我的小
穴、阴蒂上摩擦,很快地我的感觉又来了,我开始低声的淫叫着。

  「嗯……嗯……林……我要……肉棒……快一点……嗯……啊……放……放
进……穴里……啊……」我又开始淫叫着,并要林将他的肉棒放进我的穴里。

  林听了我哀求的淫叫后,将他的肉棒一点一点地、慢慢地滑进我的淫穴中,
「喔……喔……喔……慢点……痛……慢点……啊……啊……好涨……」我痛得
哀叫着。林的肉棒虽不如「明」的粗长,但是他的龟头非常巨大,林的肉棒是属
于粗短型的,十分适合我的浅短的小穴。

  慢慢地,整支肉棒都进去了,「噗叽……噗叽……」随着林肉棒一进一出慢
慢地抽插我的小穴,由小穴中传出因肉棒抽插而发出的淫水声真是好听。

  「玲,妳……舒服吗……妳的……小穴好紧,包得……我的肉棒……好紧、
好软、好温暖,好舒服……」林喘着气说。

  林的肉棒卖力地在我氾滥着淫水的小穴中进出、狂插、狂抽,他的龟头在我
小穴的肉壁上颳弄着,真是舒服!看着林额头流下的汗水,我知道林全心全意地
在插我,没有一丝保留。

  「喔……喔……喔……舒服……啊……啊……我……好爽……啊……啊……
林……好哥哥……小妹……爱死你……喔……喔……」我歇斯底里的淫叫着。

  林趴在我的身上插了我十数分钟后退出他的肉棒,并将我反转趴下,托高我
的臀部。我看到林暴露着青筋的肉棒及昂首肿胀的龟头,被我小穴分泌出的淫水
所浸湿,一抖一抖的,彷彿像是在跟我示威着。

  林扶着他的肉棒,由后面抵住我的小穴,慢慢地摩擦,慢慢地滑进。突然,
「滋……」林的肉棒快速地插进了我的小穴中。

  「啊……好深……插得好深……喔……喔……喔……喔……啊……好深……
啊……喔……喔……」

  林像极了公狗般的开始抽插着我这只慾望高涨的母狗,他双手往前握住我的
胸部,而我也不断地前后摆动,迎合着一进一出插着我小穴的肉棒。

  林抽插的力道及速度越来越快,我摆动的频率也越来越快,「啪!啪!啪!
啪!啪!啪……」抽插间传出林的大腿撞击我臀部的声音。

  「喔……喔……啊……啊……啊……啊……我要……林……再深一点……大
力插……喔……我……啊……喔……喔……喔……喔……我又要……升天了……
好舒服喔……啊……啊……啊……」我有点沙哑的淫叫着。

  林由背后抽插我也近十分钟了,淫穴中再次传来要高潮的感觉,我赶紧告诉
林。「等一下,再忍一下,我们一起升天。」林说着。

  林说毕后,抽出在淫穴中的肉棒,将我反转过来,拖到床沿边。林站在床沿
边并取了个枕头放在我的臀部下,抬起我的双腿,缓缓地将他的肉棒抵住我的小
穴口。

  「滋……」又整根肉棒瞬间插入我的穴中,「噗叽……噗叽……噗叽……」
又是熟悉的声音由我的穴中传出。

  「喔……喔……喔……喔……快一点……好涨……好舒服……啊……啊……
啊……啊……好深……好深……好舒服……喔……喔……唔……唔……」我快不
行的叫着。

  林抱着我的双腿压在我的身上,将我的小穴拱起,让他的肉棒更容易也更方
便地插得更深。

  「玲……我……要射了……啊……」林似乎也要达到射精的快感了。我紧紧
地抱着林的颈部,林也将我的爽腿架在他的肩膀上,「快……喔……我也要……
升天……喔……喔……了……」我淫叫着。

  林的呼吸频率加快着,他肉棒抽插得也越来越快了,「喔……喔……喔……
喔……喔……喔……我升……啊……天了……啊……」我终于又一次高潮了。

  「啊……啊……啊……我要……射了……啊……」林快速地放下我的双腿并
抽出肉棒,将他浓、烫的精液喷射在我的肚脐上。我瞇着眼享受着前所未有的高
潮,余光看到林的肉棒一抖一抖的,龟头上的马眼一开一合地将仅剩的精液毫不
保留地挤出来。

  终于,我跟林完成一次完美的性爱。林累得趴在我的身上,我俩拥抱着一起
共享高潮的余温。

  「玲,妳好棒喔!我爱死妳了。妳的小穴好美、好紧,它让我的肉棒完全臣
服,被它驯服了。」林一边抱着我,一边称讚着我,他的手也轻柔地爱抚着我的
脖子、胸部、乳头等部位,细心地呵护我,让我觉得我不只享受了一次完美的性
爱,也见识到林细心的一面。

  我俩休息了一下,林起身到浴室中的按摩浴缸放热水,并不时试着水温,调
校着冷水、热水的水龙头,确保水温不緻太冷或太热。几分钟后,水满了,林走
到床边扶起我走向浴室,然后搀扶着我让我跨进浴缸中。

  林按下浴缸边按摩水流的开关后,浴缸壁上的水孔开始喷射出强力的水流按
摩我的全身。这时林又按下浴缸边另一个开关,突然浴室内的灯灭了,但是浴缸
底亮起绚丽的七彩灯光,真是好看。

  就这样的,我跟林在浴缸里享受着强力水流喷出的按摩力道,并感受着水底
绚丽七彩灯光所营造出的迷幻气氛。不知过了多久,我感觉有点头晕了,我跟林
说,林便搀扶着我跨出浴缸,并赶忙拿浴巾擦乾我身上的水,又拿另一条乾净的
浴巾给我披上。

  累了一晚,我躺在床上看着电视,跟林一同讨论电视中的剧情,迷迷糊糊中
我就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已是中午了,我跟林到台南的「五角船闆」吃了中饭后,到餐厅
对面的安平古堡晃了晃,看看时间已三点多了,我们就回家了。

  跟林后续还出去了几次,但是都找不到机会再过夜狂欢了,不过我还是很满
意每一次跟林短暂的欢愉。